舞鱼

潇洒里也会记起当初。

从尖东到尖沙咀

一个原闯


*

直通车隆隆过桥时,周碧琪福至心灵,摘下眼罩。突如起来的日光无比耀眼,她眯起眼睛盯了一会儿车窗外的繁体字。

到香港了。

周碧琪从手包里翻出化妆袋,打开化妆刷的套子,一排刷子整齐如手术刀。刀锋削过肌肤,平平无奇的脸开始现出轮廓。

她拆掉盘发,长发弯出弧度,黑色中裙束起绿色绸缎衬衣,复古打扮适合红唇。口红让周碧琪暗淡无光的神采变得鲜活,几乎显得有几分艳丽,而她从来算不上美人。

她旁边的男生目睹全过程,叹为观止:“哗,你真是犀利。”

这话听起来唐突且失礼,何况他又在打量她。

“能不能写你电话给我。”男生问。

这样的搭讪出奇复古,周碧琪沉默一瞬,从包里抽出中性笔。...

2 37

1个探头

之前一直在碧叶 醉过几个通宵 熬过几场离别 匆匆成为真正意义上的射会人 容不下任何喘息的机会 现实留给眼泪的时间很短。
以前许多人说 还是读书好 还是读书好。也到了真正明白这份“好”的年纪了。
偶尔在乐乎看看 大概是动画开播 旧文还是略有些热度。没写完的 说过要写的 一定会写完 当找到和现实生活的平衡点。
还在念书时不好意思说 其实学的做的 都和文字相关。一个人一辈子能写的字是有限的 白天既然用来去换钱 晚上能烧来取暖的额度便很少。从来是精力极度匮乏的人。
还是愿意去努力。为了一点爱好 和一点责任感——对我自己的。

13 25

1个梦

昨夜蹦迪太晚 号称夜生活极度发达的本市 竟不能迅速找到一间可通宵营业的K厅。沐足 网咖 棋牌 醉无可射。开房无证 家有门禁难归。
只能灰溜溜被带回同学宿舍 床位恰好和本科时方位相同 睁开眼时 宿醉未散 恍觉这六七八年如梦。
人生又有多少个六七八年。
站在江边兑酒 醉里醉气 嘻嘻作笑。我们曾拥有过许多好时光 快乐无边 转眼分别就在眼前。
说过无数以后 无数下次 怀想无数来日 来日方长 今宵短。心知人生相聚自难得 奈何离别多。
说不上有多少遗憾 亲历时的每一天都踏踏实实地在把握 在拥有。可人生……还是得一路向前。
唯愿那些可爱的人们 永远快乐 一生平安。

25

去了碧叶游 既然大家没有见过我 就发张照片证明我不是机器人吧[微笑]

21 29

最近一边搬砖一边准备碧叶 有点儿忙碌。
熬到现在 明天——今天要答辩的材料还不能算完全准备好。
打开乐乎 收到一些善意。
非常非常感激了。爱是件很主观的事 得到的善意 都会捧在手心里珍惜。
希望那些善良的女孩子们永远快乐。希望能看到这条Lo的大家事事顺利。


Ps.可以碧叶啦 谢谢大家!

11 21

任西关没有再回到《行星行星》,静默划过幽深宇宙的飞行器,没有设定返程的轨道。
他在大剧院做了很长一段时间的助教。有时也混混本地的地下剧团,业余爱好者居多,由某某退役文艺青年挑剧本导演主梁,活动挂上豆瓣同城,按人头收取精神装逼费,并无多大意思,去一两回他便就此作罢。偶尔也教琴,同他学琴的小孩子奶声奶气地一叠声唤他,任老师任老师。
后来他与大学同学合伙,在西关盘了个场地,起名西瓜剧场,专门同剧团洽谈排演实验话剧的业务。
周日午后,剧场排《独白》,改编自英国著名编剧的戏,探讨当代生活,九十分钟不间断对白。
布景简单至堪称简陋,两位青年男演员站在庞大的木质跷跷板上,一上一下,不断交谈与争辩。他们的头上悬着两根...

4 15

1个回忆

去年今天 我在大猫的城市。
她要去上班 给我买了一点点喝 在她大学某个校区某栋教学楼某个自习室给我找了位置。
我喝奶茶 看魔道祖师 消磨一段下午 不觉在异乡。
我在请君入梅里写 程入梅为了和陶路田去玩 请假半天六一儿童节。
确有其事 只不过大猫请假的是青年节。
想起夜晚和大猫坐在湖畔 她打游戏 和我讲她专业里的某个知识 说话时有风在吹 远处有山 山上有灯。
整座城因她而特别。
@十二月田 

20 31

【云梦双杰】觉夏(三十)

*现代,羡澄西皮向,新闻工作者设定

>>>(廿九)


魏无羡的声音,明明轻得像微风吹过耳廓,却似一杆忽而抡起的锤,敲在江澄心上。

汹涌而至的愤怒太过吵杂,盖过了话语的发声。

江澄瞪他,咬牙道:“你……你应该……”

他没有把话说完,愤怒却无法顺从地咽下。

追加的话来得急切,承接的却不是上一句:“当初你说过的话,都忘记了么。”

魏无羡默然无声,他垂下眼帘,神情显得慌张又惶惑,之前紧张要辩解的势头全然静默,被凝固的情绪像一块塑料片一样悬浮在空气中,既升不上天,又落不着地。

最后他说:“对不起。”

可他很快又抬起头,那双眼睛明亮极了,说:“我没有忘。”

“同甘苦...

42 90

【云梦双杰】觉夏(廿九)

**现代,羡澄西皮向,新闻工作者设定

>>>(廿八)

江澄接过手机,点开专栏,刷了几下,又递回给苏涉,说:“不错啊。”

语气镇定,但他知道自己的脸色一定不很好看。

苏涉没料到他是这个反应,一下子也说不出别的话来,只好用带刺玩笑奉陪到底:“你们真是兄弟情深。”

江澄道:“其他同事的素材,不管你是买的偷的,都给我撤了。

硬话抛在桌面,划破空气,哐一声像石头般砸在苏涉桌前。

“我和他两个人的事,没必要你来多嘴。”

这句话江澄本没必要说,说都说了,他也不在乎。

今天他有这样多要做的事,派题、审稿、写报告,可能还得和金光瑶交涉一番,再多的闲工夫就没有了。

可他走出咖...

33 82

【云梦双杰】觉夏(廿八)

*现代,羡澄西皮向,新闻工作者设定

>>>(廿七)


苏涉这个名字,江澄并不陌生。

苏涉入职不到两年,在这行已不是新人。从前他帮蓝家做公关,大概是闹了什么不愉快,他辞职后投靠体制怀抱,从新人做起,人事部门将他当作典型案例来嚼舌根。

他先是做了大半年记者,业务不坏,交际也很有一点手腕,后来活动出了一个主持人的岗位,很少接触一线。

苏涉模样生得招摇——和蓝湛有几分相似,他刚来台的前几个月,大概是原先的企业文化中毒未肃清,连衣品也同蓝湛如出一辙。

江澄和苏涉有几面之缘,也点过头,说过话,但要算认识还很勉强。

听得温宁这样说,江澄着实惊愕。大家年纪相加有五六十岁,大庭...

19 77
 
1 / 17

© 舞鱼 | Powered by LOFTER